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台北市 > 华兰生物经营现金流“腰斩”,高管、机构为何争相减持? 正文

华兰生物经营现金流“腰斩”,高管、机构为何争相减持?

时间:2020-09-21 00:42:04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台北市

核心提示

高管似乎对第一季度的经营困境“先知先觉”,在2019年10月底到2020年1月初之间大幅减持。尽管股价屡次刷新历史高点,但华兰生物(002007.SZ)的一季报却并不让投资者满意,经营现金流的&ldq

高管似乎对第一季度的经营困境“先知先觉”,在2019年10月底到2020年1月初之间大幅减持。

尽管股价屡次刷新历史高点,但华兰生物(002007.SZ)的一季报却并不让投资者满意,经营现金流的“腰斩”更是让人担忧其盈利能力持续性。受此利空打压,公司股价4月8日大跌5.9%,此前高歌猛进的股价走势戛然而止。

董事会秘书等公司高管、易方达等投资机构在过去半年的频繁减持,都让人对血液制品和华兰生物疫苗业务的前景产生一定的担忧。公司称,正在用自有资金进行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工作。然而包括复星医药(600196.SH)在内的海内外企业都在这方面加紧研发。

经营现金流为何“腰斩”?

“本期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减少”,华兰生物承认了一季度销售回款的问题。

4月7日晚间,华兰生物披露了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当季实现营业收入6.78亿元,同比下滑2.6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7亿元,同比下滑4.71%;基本每股收益0.1762元/股,同比下滑4.76%。

4月8日华兰生物大跌5.9%,报收48.18元,换手率5.23%。更让人担心的是,公司只有9577.81万元的经营现金流量,与2.47亿元的净利润差距较大,毛利率也同比下降超过五个百分点至61.46%。

华兰生物对一季度现金流量变化也作出了解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本报告期较上年同期减少49.03%,主要原因系本期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减少所致。”“预收账款期末余额较期初余额减少59.98%,主要原因系预收货款减少所致。”“预付账款期末余额较期初余额增加177.62%,主要原因系预付辅材款增加所致”。

中泰证券分析师江崎表示,对华兰生物而言,疫情影响有正有负,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响,一方面全国范围的人流及交通管制影响了物流和医院门诊情况等,3月份才逐步恢复,导致影响公司发货一个月以上;另一方面,血制品主要品种静丙和白蛋白在新冠病毒感染的临床治疗中发挥重要作用,公司静丙和白蛋白库存快速消化。

广发证券分析师孔令岩表示,血制品供需结构剪刀差逐渐趋大,行业中长期成长逻辑不变。疫情对血制品治疗新冠患者的需求有所拉动,然而受短期医院住院率下降等因素影响,血制品正常需求受到影响,二者效果有所抵消。基于近年来业内新开浆站数量较少的判断,预计血制品供给受限而需求仍维持稳定增长,血制品供需结构剪刀差仍将逐渐趋大,产品具备涨价基础。

国金证券分析师袁维表示,华兰生物的财务变化与公司在第一季度的业务、产品结构波动和疫情期间的销售回款情况有关,从全年尺度看公司经营发展有望维持稳定。经过2017、2018、2019年全国采浆增速不断下行,以及2020年新冠疫情对全国血浆采集的影响,未来血液制品和原料血浆稀缺性有望全面提升,血液制品进入相对短缺期,2~3年内利润水平改善、估值提升是整体方向。华兰生物作为国内血液制品龙头,业绩增长稳健,有望成为行业稀缺性提升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尽管多位卖方分析师继续看好华兰生物,但买方机构和华兰生物的高管,似乎都并不同意卖方分析师的乐观态度,华兰生物的高管更是似乎对一季报经营困局有“先知先觉”,在2019年10月底就开始大手笔减持。

易方达各大产品减持

因投资者憧憬新冠肺炎疫情对华兰生物业绩产生支撑,最近三个月(2020年1月7日~2020年4月7日)后者股价逆势大涨逾63%,不过对比2020年一季报和2019年数据,易方达基金产品的大手笔减持,也让人对华兰生物前景产生疑问。

易方达中小盘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下称“易方达中小盘”)在第一季度减持了华兰生物1517万股,截至一季度末依然持有3083万股;另外,易方达新丝路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下称“易方达新丝路”)在2019年底依然持有1800万股华兰生物股票,但在第一季度末已经退出了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据测算易方达新丝路最少减持了344万股公司股票;第十大流通股东是易方达50指数证券投资基金,在第一季度也减持了100万股。

此外,代表外资深港通资金的“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则在第一季度加仓了2252.12万股。

易方达中小盘基金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底持有华兰生物4600万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的8.67%,是该基金的第六大重仓股。

然而就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10月28日到2020年1月14日之间,华兰生物的高管已大手笔减持手中股份,其中董事会秘书谢军民合计减持13.79万股,减持之后依然持有97.45万股,减持均价大致在35元左右。

提到华兰生物一批高管的减持,深圳某知名公募基金经理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估计这跟血制品行业的发展路径有关,这个行业发展的确存在一定的瓶颈,快速发展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华兰生物2019年年报称,近年来,国内血液制品企业通过提高采浆量,扩大生产规模,加之企业间的兼并重组,行业逐步走向集中,目前中生集团、华兰生物、上海莱士和泰邦生物四家企业的采浆量总和占全国采浆量的50%以上,行业趋于集中。

关于其疫苗业务,华兰生物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疫苗公司共批签发流感疫苗1293.14万支(其中四价流感疫苗835.93万支,三价流感疫苗457.21万支),占全国流感疫苗批签发数量的42%,其中疫苗公司四价流感疫苗批签发量占全国四价流感疫苗批签发总量的86.9%,疫苗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4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0.68%,净利润3.7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8.92%。”

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华兰生物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正在进行新冠疫苗研发工作,目前新冠肺炎疫苗研发为自有资金投入,也将向政府申请资金支持。“公司会考虑扩大与国内外优势企业的战略合作,寻找重组兼并机会,增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逐渐形成血液制品、疫苗、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为核心的大生物产业格局。”

不过,华兰生物的疫苗研发结果如何,其实也有很大不确定因素,这也面临着海内外企业的竞争。复星医药2019年年报就称:未来要“加快推进针对 COVID-19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苗产品、阿伐曲泊帕等许可引进品种的临床试验及上市”,“子公司复星医药产业发展获BioNTech SE基于其mRNA技术平台研发的针对COVID-19的疫苗产品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独家商业化许可。”